您的位置:沈阳上门服务 > 按摩资讯 >
返回>>

终于眼眶再也承受不住泪水的重量流进了嘴里

奈何桥上,她将孟婆汤一饮而尽,转身坠入无底深渊。往事的一幕幕又重演,他拥她入怀的一刹那,他俯身亲吻她的一刹那,他为她挡剑的一刹那,一滴眼泪不自觉落下。这一生终究还是忘了他。
 
她是妖,数百年修行只为有朝一日摆脱妖身,得道升仙,却未想执念太重,走火入魔。也不知昏睡多久,恍惚间有人拥她入怀,那感觉似曾相识,像她第一次幻化成人形时遇见的那个人.她静静地的蜷缩在他怀里,生怕那感觉下一秒就会消失,可没成想脑子一沉,又陷入昏迷。
 
再次醒来,她发觉自己处身在一个营帐内,撩开帘门,灯火通明。这一遭,自己竟陷入沙场。也不知这仗是谁和谁打,她正这么想着。却不知此时身后有人正直直地盯着她,那眼神里一大半竟是温柔。他无声的走近她,"好久不见了。"她一扭头,熟悉的面孔回荡在脑海,丝毫未变,只是那脸上分明又多了一丝杀伐,也不知岁月带走了他多少伤疤?“是啊,是好久不见了”她低头转身回到营帐,再没有说任何话。
 
那一年,桃花灼灼伤眼,他策马而来,惊了枝头沉睡的她,坠入他的怀。
 
“姑娘,无恙否?”他焦急的眉眼神情,只一眼,便已沦陷。自此,他的身边多了一个贴身的人,无论去哪里,他总带着她,就连跟了他数十年的老部下都觉得他似乎变了一个人。他宠她,听不得,见不得任何人在她耳边说三道四,于是派过去的那批丫鬟里多半竟是不会说话的哑巴。
 
未过门已与他同住一个屋檐下,招人嫉妒在所难免。可怜她刚幻化成人形,自是不会明白这人世间有太多纷争。
 
直到有一天,看着他小心翼翼的抱起另一个女子离开,她倒在了地上,笑颜如花。他的眼神好陌生。终于眼眶再也承受不住泪水的重量,流进了嘴里,好咸……曾几何时,她竟成了他最厌恶的人。
 
为什么,就是不肯相信她呢?
 
看着胸口前的半截刀柄,她笑了,这人间去上一次就足够了!
 
没曾想500年后竟还会遇上,彼时,他已不再是那个初出茅庐的小将军了,天兵天降十万统领,果真大不相同了,只是那脸上再没有明显的笑容了。五百年,他找了她五百年。刺了那一剑,转身他就后悔了。她虽是妖,可心地善良,怎会无缘无故伤人?他早该明白他所谓的青梅竹马是个什么样的人。可一切还是太晚了。她走了,一去无踪,了无音信。
 
如今。再次见到他,自是不会让她再走远了,也自是不会让她陷入这般危险的境地了。营帐内,他静静地站在她身后,”阿嚏”一个喷嚏,不等她转身,一件披风围在了她的脖子上。扭头,已是泪人。他摸摸她的头“乖,不会放你走了”。那一晚,终是缠绵,她蜷缩在他怀里的感觉丝毫未变。
 
次日,天还未亮,他便匆匆冲出营帐,和九尾玄狐的这场恶斗在所难免,索性听天兵说起他无恙,提起的一颗心终于落地。可晌午十分却传回他重伤难治的消息,她匆忙赶去,看他毫无声息的躺在地上,看着他苍白的脸,听见他梦中呼唤着自己的名字,她终是忍不住,泪,悄然而下……
 
千年桃木心,有起死回生之能。他希望他活着,这一次她心甘情愿的走了。
 
纵然缘浅,奈何情深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