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沈阳上门按摩 > 按摩资讯 >
返回>>

四年前她那瘦弱的身躯如今已能经历风雨

  宁静的校园,一个角落里,凤凰花又开
 
  过去的日子,是我一个人,默默地,看着她秋去春又来,不知多少回,我依偎在她身边,独自莫名的伤心流泪,我们一起走过的岁月,许多不为人知的心事,我与她分享。大学的生活,我的命运从未与它分割。
 
  可是,明天我就要离去!
 
  离别是一种不舍的情绪,不经意间蔓延到校园的每一个角落。不过,这只是别人的心理,我的感受却是另一份不同的天地。
 
  深夜,我再次来看望这株凤凰树,四年前她那瘦弱的身躯如今已能经历风雨,岁月的痕迹同样印在了她那红色的花里,结成的花粉等待着有人将它们酿成蜂蜜。倚身在树旁,她的芳香带给我甜蜜,试着去回忆,可我惊讶的发现,四年的时光我已没有多少可记起。
 
  迷人的凤凰花,是唯一一种能在我脑海里植根的东西,我现在甚至开始怀疑,是否我从来就不属于这里。
 
  看着即将远去的日子,蓦然回首却只发现,在这里,我没有什么东西可留下,更没有什么东西可带走,这就是我用四年大学生活给自己的交代。因为,一切如初来时一样陌生,在那些苦涩的日子里,甚至找不到一个可以诉说心事的对象,当然除了那美丽的凤凰花。
 
  青春的颜色已然褪去,成熟的乐曲已然奏起,回头遥望,看不见来时的路,在这段时间里,只有这株凤凰树站在我的身边不舍离去,我很感激,因为只有她能让我记起,有段时间,我属于这里。
 
  在这度过的往昔,我不会怀念,因为在我的脑海里对于这里只有残缺的回忆,往后的日子,我只能在偶尔空闲的时间去将它们凑在一起,不过,那些从未记起的部分,那些如今已经忘却的部分,它们终究不会成为一块完整的拼图,而就在这份残缺的拼图中,那一片片空白我只能用一朵朵凤凰花去填补,而我更知道,在这份残缺的拼图中,大部分是由凤凰花组成。
 
  人要走,不需要挽留,因为我们本就不属于这里,我现在已深深明白。那每一个离去的背影,最终都将变得模糊,当他们再次走入人海,我们将不再熟识,谁对谁都不最重要,也无需脑海里永远有个你,以为我们从没有过近的距离。
 
  努力将自己从潜意识中揪出,回到现实,最后的夜依然在流逝。我的呼吸有些紧促,得不到安抚的我心中有免不了的失落,看着身边散落的花瓣,感受到什么样的风都是无情的,每个季节它都不会不忍心将花儿带走,因为花儿的无语,早就注定了这样的结局。我的怜惜只能在这段时光,如果我离去,又怎会忍心将她留在这里。或许,我根本就不应与她相识,她与自己的名字并不相符,虽艳丽却永远离不开别人的照顾,也许会有人代替我,但不知道能否真正了解她的心思。
 
  我应该狠心,对这个满是痛苦的伤心地,我不应有半点留恋,可是愧疚溢满体内,在那些不堪回首的岁月里,唯一在我身边的只有这棵凤凰树,那些花儿总是在我孤独的时候给我安慰。我不是个无情的人,做不到忘恩负义,她会永远在我的心里,时常将她想起,尽管我必须离去,并将很少再与其一起。
 
  花儿铺满了她身旁的小路,虽是春天但却无法掩饰离别的痛楚,我没流泪,原谅我,但她会知道,那些泪我都留在了心里。
 
  我要走了,这时的校园前所未有的平静,远处只有零稀的声音还在试图恢复往日的喧嚣,原谅他们吧,明日他们将不知向何处,最后一夜的疯狂也许是在努力表达或掩饰什么,可对我,无所谓。
 
  突然想起了徐志摩的《再别康桥》:轻轻的我走了,正如我轻轻的来,我挥一挥衣袖,不带走一片云彩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