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沈阳上门按摩 > 按摩资讯 >
返回>>

我曾漂泊在陌生的城市里熬着一段艰难的日子

一个人面对外面的世界时,需要的是一扇窗。一个人再面对自己的时候,需要的是一面镜子。透过窗能让人看到世界的明亮,镜子至少能让人看到自己的缺点。其实窗和镜子都不怎么重要,因为心明亮了,一切都会变得明亮。
 
我曾漂泊在陌生的城市里,熬着一段艰难的日子。白天人潮人海难以融入其中,傍晚车水马龙,奔波不知归处。夜晚来临了,四周的黑暗更像一个坚硬而冰冷的拳头,无情地捶打疲倦不堪的躯体上,即便后来入了梦,冰冷的痛感都消失了,醒来也会坐立不安。
 
斗转星移,云卷与舒,风花雪月的每一个日子里,每一次转变,都会迎来不解的目光。不知道什么时候,“梦想”开始成为了一个羞耻的字眼了。顺境时,内心都好似一气呵成的激流,酣畅淋漓地涌进的江河湖泊,山川四野。逆境时,内心犹如顶着北疆八月里的一抹肃杀,心里流了一把“茅屋为秋风所破”的心酸泪,那时的怯懦,好像熬不到春天。
 
面对如此隐晦暧昧的世界,就算心里有阳光。却好像暴露在光线中渺小无力的尘埃,根本无法破坏光线的本质。岁月马不停蹄像止不住的河流,逝去的飞快。生死之间,生命脆弱的像一只花瓶,掉在地上,也只有短暂的一声碎响。
 
有时候我在想,时间流逝的永远比记忆快的多。那些不好的记忆,不愿意想起,就会被淡忘了。因为信息输入大脑后,遗忘也就随之开始了。遗忘率随时间的流逝而先快后慢,特别是在刚刚识记的短时间里,遗忘最快,这就是著名的艾宾浩斯遗忘曲线。
 
可那些我们不愿记忆,不愿被提起的,更容易被我们回想。只要回想,便会刻在脑海的最深处,只要大脑是正常的,再也不会淡忘了。
 
后来面对怯懦时,我能想到最令人记忆深刻的勉励,不是鲁迅先生“直面惨淡的人生”,而是泰戈尔先生《流萤集》里的一句诗:“光是年轻的,却是古代的,影子是瞬息的,却生来就老了。”
 
长矛刺伤人的同时,会留下丑陋的伤疤。抚平伤口最好的良药,是在心里生出坚硬的铠甲。其实暂时的妥协与内心的坚守并不矛盾。
 
是啊,我们都曾怯懦过,可后来很勇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