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沈阳上门按摩 > 按摩资讯 >
返回>>

男子雄健的美是中国传统审美的重要组成部分

  东坡的诗词和易安,小山不同,适合关西大汉操铜琵琶演奏。这样的美谓之“阳刚”,现在多用来描述男子雄健的美,其实它是中国传统审美的重要组成部分。
  和阳刚类似,壮美这一审美感受也可以给人带来类似的体验。不过阳刚之美多用来形容
  体的自我修养,例如“锦帽貂裘,千骑卷平岗”之类,描述的是意气风发的英雄。又如“天行健,君子以自强不息”之句,更加明显的展示出阳刚之美实际上是儒家对于君子之美的一种要求。这反映出儒家的人生观,君子要坚韧有操守,要自强厚德,有所作为。壮美常见于边塞诗歌当中。例如“大漠孤烟直,长河落日圆”一句,描绘边塞壮美的景色。“萧关逢候骑,都护在燕然”一句展示出壮美背后的人生观,不同于阳刚的自我修养,他是儒家对于保家卫国,无私奉献的一种追求。
  飘逸之美散见于李白的诗歌当中。“白发三千丈,缘愁似个长”表现出李白的失意,他的失意一开始源于被贬谪。在这一点上,李白诗歌里有儒家入世的因素,希望可以入朝为官。“闲来垂钓碧溪上,忽复乘舟梦日边”,同时他又擅长自我安慰,用瑰丽的想象来弥补现实的不足。“五花马,千金裘,呼儿将出换美酒”,酒和美景让李白最终超脱,达到了“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,是我不得开心颜”的解脱和拥有在受到打击后仍然坚信“长风破浪会有时,直挂云帆济沧海”的信念。
  飘逸之美,飘散在盛唐诗歌当中,在文化的融合里增添了一抹道家的出尘色彩。好句子
  沉郁之美常指杜甫的诗歌。“艰难苦恨繁霜鬓,潦倒新停浊酒杯”勾勒杜甫晚年的样子,“安得广厦千万间,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”说出杜甫的心声。他的诗歌仍然隐含了儒家的人生观,君王可以任用贤能,发挥自己的能力,入朝为官,而不是栖居寒室。
  “乐而不淫,哀而不伤”是儒家礼乐的一种要求,反映出中国古代的中和之美。中和之美在于主客体得平衡,和儒家人生观里中庸异曲同工。中庸并非是现在所说的平庸,不出头,无能。而是一种达到平衡的,不断提升自我,修养身心的智慧。
  道家的“阴柔之美”常见于老子,庄子的著作中。阴极为刚,说的就是大直若屈,大智若愚,隐含辩证法的思想。“水善利万物而不争”说的就是这个意思,阴柔往往可以战胜刚强,道家讲求无为,自然希望君王可以像水一样润泽百姓万家,无为而治,实现天下大治。英语昵称
  空灵之美来源于佛家的审美。多见于王维和寒山的禅意山水诗中。诗歌有有我和无我之境,禅意诗歌多为无我之境。如王维“月出惊山鸟,时鸣春涧中”和寒山“杳杳寒山道,落落冷涧滨”,均为此境界也。“天气晚来秋”是知觉,“明月松间照”是视觉,“清泉石上流”是听觉,无我之境看似无我,其实处处有我。
  这就是佛家的人生观,希望超脱世俗,看似无我,实则天人合一,与万物共生。
  审美活动是高级活动,人生观是精神产品,两者共存于中国的艺术文化之中。于诗词之中窥见中国传统审美,不管是“大江东去浪淘尽”“还是昨夜小楼又东风”,都会给我们更多启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