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沈阳上门按摩 > 按摩资讯 >
返回>>

她身材丰满红润的脸庞时常汗津津的

  五月,石榴盛放如火的季节,我的生日也就到了。
 
  石榴树好养活,在我的家乡很常见,许多家都有。我家灶房屋角就有一棵,几年前回去看到它,忽然觉的它是那么的矮小,树干歪斜着,枝叶稀拉拉的也没有多少,显得无精打采。这和我三十年前的记忆有多大的差别呀。在我的记忆里,这棵树又高又大,枝干挺拔,长圆的叶子又绿又密,堆成一座小山。小时候,每当石榴花在浓荫中探出头,开得火红火红,仿佛穿着红裙的仙子,把简陋的屋院映照得明丽一片时,母亲总是蹲在青石板地上,把年幼的我揽在怀里,慈祥的脸上满是甜蜜,指给我看那满树绚美的花儿,一遍遍告诉我,我是五月出生的 ,石榴花是我的花朵。我仿佛看到了年幼时的自己:歪着小脑袋,瞅瞅石榴花,又瞅瞅母亲,似懂非懂地扭头将脸紧紧地贴在母亲脸上。因为母亲的话我可能不懂,她的爱我却是完全知道的。
 
  天气一天天地热起来。石榴的花期很长,大概有两个月时间。我在石榴树下无忧无虑地玩耍,跳到石槽里洗澡、和小伙伴做游戏、拣拾落地的花儿摆在一起当钱使过家家买东西。母亲在石榴树下忙忙碌碌,洗衣打扫、挑水做饭、喂鸡喂猪。她身材丰满,红润的脸庞时常汗津津的,短短的剪发甩来甩去,显露出一种活泼健康的美。夜晚,忙完了所有家务以后,母亲就会从屋里取张席铺在院子里,搂了我和哥哥姐姐坐在上面。她手里摇着一把大蒲扇,透过石榴树浓浓的黑影,指给我们看星星,绘声绘色地讲牛郎织女的故事,七仙女的故事,嫦娥奔月的故事……她讲了一遍又一遍,一晚又一晚,而我们也总是听不够。寂静的夜色中,她的嗓音是那么甜美清晰,就跟明亮的星光一样,在我的心上划出了深深的印迹。时而,这声音戛然而止,蒲扇也跌落到席上,她双手扬起“啪”得一声,一只想咬她孩子的蚊子就这样被消灭了。我在她的故事里出神的想象着,仿佛看到美丽的石榴仙子也垂下头瞧着母亲,被她的故事迷住了,喷吐出幽香的气息。
 
  许多许多年过去,甚至在母亲去世后,我才知道,石榴花不仅是我的花朵,更是母亲的花朵。那红缎子般的花瓣,包裹着金子般的花蕊,热情又朴实,简直就是母亲的化身啊。
 
  又当榴花流红的时候,下班回来走过小区门口,看到密密绿丛中朵朵活泼可爱的笑脸,我蓦然想起李商隐“曾是寂寥金烬暗,断无消息石榴红。”的诗句。眼里立即就要涌出泪来,心里默默念叨着:“母亲,你在天堂还好吗?”